追蹤
找尋一種可能
關於部落格
  • 433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探親記。

---

六點多下飛機,三表姊與姊夫來接,兩個多小時車程後才到餐廳吃飯。時近九點,其實大家早就吃過飯,還是陪著我們吃了桌大菜,也不免喝幾杯。(中國的白酒香料味有夠重,忍耐著喝了幾杯,那味道令人頭痛)吃完飯都十點多了,爸爸仍舊堅持要先去探望姑姑才行,畢竟這是我們此行的主要目的。

在我們抵達的這一天,姑姑正好出院,轉進三表哥家休養。在飯桌上聊起姑姑的病況,才知道其實本來真的差點連這一面就見不了了;而爸爸此刻才說出,他曾向上天祈求讓度兩年壽命給姐姐,反正年紀大了也不知道還有幾年,少一點無妨。或許爸爸的願望成真,我卻聽得坐立難安,畢竟爸爸八十歲了還說這什麼話呢?

但從爸爸見到姑姑的那一刻我就懂了。八十五歲高齡,鬼門關前走一遭的她,現在只能夠躺在床上,無法自由行動。爸爸在床緣坐下握起姑姑的手,喊著「姐姐,我來了」,眼神中的溫柔我從未見過。一瞬間我也紅了眼。

姑姑仍然很虛弱,努力想要說些什麼但我們沒人能聽得懂。爸爸溫柔地跟她說「妳看,妳姪女來了喔!妳不是一直很想見她嗎?她跟妳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呢!」姑姑微微轉頭,想要看見我這個陌生姪女的臉,我其實有點手足無措,只好故作開朗地說「姑姑!是我喔,我來了。」我握起她的另外一隻手,厚實而溫暖的觸感和爸爸一模一樣。我看著她微笑、輕輕撫摸她的手,並且終於聽懂她問我幾歲啦?出嫁了沒?然後喚來表姊說要拿見面禮給我,但沒人知道她說的見面禮是什麼。

不過隔天我就知道了。因為姑姑又把三表哥喚過去、要了他的皮夾,把裡頭所有紙鈔掏出來一張張數、數完全部十七張,塞到我手裡。(當然回頭我將錢還給表哥了)

陪著姑姑的時刻是很安靜的,大多時間她躺著,爸爸就坐在床邊握著她的手。那天下午陽光好,我說來拍照吧!一旁保母幫她理了理衣服,再仔細地幫她梳頭,雖然不是很能夠分辨姑姑臉上的表情,但我覺得應該在笑。拍完照,她又躺下休息,此刻我才注意到姑姑雖然是病人,但打扮是一點都不馬虎--淺藍色條紋襯衫、紅色針織外套、金色的耳環與戒指從未脫下。表姊們說,老太太可時髦的,總是要穿好用好,太俗氣的衣服她可完全看不上眼。而姑姑的手,雖然因為年紀皮膚佈滿皺摺,卻一點也不乾癟,摸得出細緻膚觸。

其實姑姑好福氣呢,想必以前表哥表姊們一定事事順著她、擔了不少家務,才能讓她不致太勞累吧。這次入院,也是三個表姊輪班照顧、出院後再由三表哥接到家裡,請了一個保母隨時候著。我第一次覺得,孩子多生幾個是有道理的,有事情兄弟姊妹可以互相支援照應。雖然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,也讓我了解現實的殘酷,不過看見表哥表姊為了姑姑忙進忙出的樣子,仍然覺得溫暖。

因為要照顧姑姑,我們此行並沒有安排太多玩樂行程,只有一天由三姊夫帶我們一遊臺兒莊古城遊樂區,以及回台前一天由二表姊開車帶我們逛棗莊新舊城區、爸爸小時候住的地方、唸的學校。喔對了,棗莊是歷史上中國第一個挖煤的地方,且全中國的第一張股票就由此地的中興公司發行。其實是個頗具歷史意義的城市呢。

雖然沒什麼玩,但吃喝可一點都沒少。每晚幾乎都是辦桌、一定要喝酒;點菜的方式像是我們已經餓了一週一樣,滿到桌子都快擺不下,中午如此、晚上也如此,不管是在家吃還是在餐廳吃都一樣,下午還要塞點心給我們吃。整天我的肚子幾乎都維持十分飽狀態,晚上一被追酒就慘了,於是連吐了兩天。啊,不過昂貴的茅台真好喝。

五天的時間很快也很慢,感受到良善也感受到現實。往機場的時間是傍晚但天空仍然明亮,和來時一樣。車上大家聊著天,我終於比較能聽懂這裡的腔調,大哥直說下次換表姊們來台灣玩,於是二表姊一時興起就讓我打了電話給媽媽「妗子(*註),我現在要跟二舅一起回去啦~做好菜等我啊!」

聽說我媽掛了電話後立馬通知大嫂準備去買菜。XD

入關前再拍了張合照,說著下次再見,但誰知道下次是何時再見呢?台北-徐州的飛行時間不過兩個半小時,生活與文化的距離卻不知道有多遠。機場裡的空調沒開,大概是配合什麼政策吧;上了飛機卻睡不著,還好S幫我放了些動畫在平板裡。看見台灣的土地時,我突然想哭。

於是明白,故鄉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地方。不遠不近,也不特別掛念。

台灣才是我的家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